当前位置:酷游电竞官网 > 国际资讯 > 南陈大臣虞允文为何能名垂青史,如何神化一场

南陈大臣虞允文为何能名垂青史,如何神化一场

文章作者:国际资讯 上传时间:2019-05-22

原标题:如何神化一场宋军的大捷?

问题:南宋大臣虞允文为何能名垂青史?

宋朝的时候,很多少数民族都建立了自己的国家,他们都想去抢别人的地盘,来增加国家的领土,这时候他们就不断去攻打别的国家;而且,那时候的少数民族国家很看不起汉人建立的宋朝,对宋朝特别有敌意。有一次战斗中,这些少数民族就吃了大亏,那就是南宋和金国的采石之战。宋朝是怎么战胜金国的呢?一起去看看。 这样懒怎么行? 公元1161年,金国皇帝完颜亮不顾部落人民的反对,带着自己的大军去攻打宋朝,想把宋朝消灭掉。完颜亮带着大军顺利地渡过淮河,到达河岸后,命令士兵把当地百姓的房子给拆了,准备造船渡过长江。 宋高宗得知金国皇帝完颜亮御驾亲征之后,马上派大臣虞允文前往采石,视察军队的备战情况。金国人快来了,采石的守将王权很害怕,就撒谎说皇上要我们放弃采石去别处驻守。说完,也不管别人信不信,自己就坐上船一溜烟地逃掉了。 宋高宗很生气,叫李显忠去接替王权的位置。可是李显忠离采石很远,到达采石需要时间,采石这边的士兵没有了指挥官,都懒得去打仗了。 虞允文看到这样的情况,感觉士兵要是一直懒下去,仗还没打宋军就输了。他就站了出来指挥士兵们作战。这时候,由于虞允文的军队比完颜亮的军队要弱,如果硬拼的话,宋军肯定会输。虞允文想方设法寻找金军的弱点。虞允文认为,金国人善于骑马,但是水战却不是他们的强项。宋军正相反。骑着马野战,宋军绝对不是金军的对手,但是坐上船水战,就要远远强过金国人了。于是,虞允文下定决心,要在长江里打败金国人。 金军渡江过来,虞允文很认真地指挥着军队作战,让士兵们驾船去撞金军的船,结果金军的大船被撞坏,很多金军掉到了水里被淹死。完颜亮看到自己的军队被虞允文的军队打得惨败,立刻从采石逃到了扬州。虞允文打赢了这场采石之战。 你想打我?没门儿! 采石矶的三面都有水环绕着,采石矶是长江水域的关键,是中国古代长江下游的江边防御的重要地段,一直以来都是很多战争者必须占领的地方。 采石矶特别险,被叫做江中巨鳌。采石还能跟姑孰、东梁山一起把长江上游的敌人拦住。 采石之战是宋国与金国的战争,在历史上有着特殊意义,宋朝的书生虞允文指挥着由农民组成的军队,狠狠痛击了侵略者金国,把完颜亮想要渡过江把宋朝消灭的幻想破灭了。这次宋金战争中,宋军得到了特别多的好处,南宋从原来的危险情况变成了相对安全的形势,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战争。 山清水秀的采石矶 采石矶在安徽省马鞍山市西南边的5公里处的长江东岸,那里山清水秀,是我国非常有名的风景区。 采石有采石矶,它和南京的燕子矶、岳阳城的陵矶一起被叫做长江三矶。矶的意思是说水边突出的岩石或石滩。采石矶又有另外一个名叫牛渚矶,采石的矶有50米高,采石矶的水流很慢,是古代长江下游容易渡船的地方。 猜猜看 船与战争有什么联系吗? 在陆地打仗的时候,只要弄到兵器就可以,如果敌人从水上打来,那么必须借助船来把士兵带到水上去作战,如果再穿上装备武器的话,那就更厉害了。 而且船的坚固对于战斗也是很重要的,不坚固的船被撞到的话,会坏掉下沉,士兵们都会掉到水里去。所以说,要想取得水战的胜利,建造坚固的战船是很重要的。 而且,采石矶的历史很久了,名胜古迹有很多,又有千古一秀的美称,秦始皇去游玩东南的时候,就是从采石矶渡江的。东汉末年,刘繇在这里安排了很多的将领和士兵,设牛渚营,把这里建设成了一座军事要塞。 再后来,孙策打败了刘繇,占领了采石矶,周瑜、陆逊、谢尚也都在此屯过兵设过防。 中国古时候的国家领土到底有多大?是在什么时候才有那么大的领土?答案就是,元朝的时候,领土的范围可以到达欧洲。可想而知,元朝的蒙古大军是多么厉害呀!但是,这支大军在灭亡南宋的过程中却在钓鱼城这个地方遇上了麻烦,而且这个麻烦一直让蒙古大军头疼了36年。要知道,就连蒙古的蒙哥皇帝,都死在了钓鱼城外呢!

图片 1

回答:

真正冲锋陷阵的将士,很少会留下一手记载的。所以现在的多数战争记载都不是他们的声音。当地的文士和地方官员,也许会通过笔记、私修纪事、地方志,记载他们的某些战斗经历。所以一线战士们往往只能通过其他渠道,发出有限的声音。后人则会在原始材料的基础上,进行各种有意无意的加工。宋朝时的一些战役记录,就是其中的典型。

图片 2

信息来源的问题

中国历史上几乎每个大一统王朝都是名将辈出,但是国祚三百多年的宋朝历史上被我们熟知的将领却很少。其实,宋朝有一位文官,他一生几乎只打了一场战争,却被毛主席高度赞誉,并亲笔题写了“伟哉虞公,千古一人”,那么他指挥的这场战争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呢?

图片 3

金军大举南下

图片 4

大家都知道,宋高宗赵构在称帝之后为了稳住自己的小朝廷就不断地向金国求和,还曾经在北伐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收了韩世忠、岳飞等人的兵权,又牺牲了岳飞的生命而与金国达成“绍兴和议”。但是这次和议带来的和平并没有持续太久。金国海陵王完颜亮称帝之后就再次整饬军队准备大规模南下。《宋史》记载,绍兴三十一年(公元1161年)“金主亮以尚书右丞李通为大都督,造浮梁于淮水之上,遂自将来攻,兵号百万,远近大震”,此时赵构唯一能够想到的对策就是逃跑了,而宋朝部队在常年的战败中已经消磨了斗志。在完颜亮大军兵临采石之时,赵构又“成闵代(刘)锜、李显忠代(王)权”,并派虞允文前往敦促李显忠等人交割军权顺便犒师。

金国在历史上有主动不记录失败战例的习惯

敌我实力悬殊

图片 5

虞允文在李显忠之前到达采石之时,看到的却是“我师三五星散,解鞍束甲坐道旁”的情形。其实出现这种情形去有原因的:第一、王权等人接受朝廷的诏令而去,当时奉命驻守的将士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;第二、将士们刚刚在王权的指挥下打了败仗,士气低迷;第三、敌我实力悬殊,要知道敌方是金国皇帝御驾亲征,而且号称拥兵百万,咱才只有一万八千人啊,这不是以卵击石吗!此时的虞允文其实也处于矛盾之中——他是奉皇帝之名前来犒师的,士兵们有没有斗志、这场战争赢了或者输了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?但是现在大军压境,士兵们又没有指挥官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长江天险失守啊!他的属下看出了他的矛盾心理,便提醒他:“公受命犒师,不受命督战,他人坏之,公任其咎乎?”意思是犒师才是您的本职工作,要是越职指挥军队,万一失败了,责任就全在你一人身上!而虞允文则回答:“危及社稷,吾将安避?”

作为宋朝的对立面,金人对于很多败仗一笔带过或者是根本不提。比如采石矶之战和顺昌大战,在金国史书里就没有提及。只有某些人物传记会提到了一些信息。

采石矶大捷

图片 6

决定于完颜亮决战到底之后,虞允文派间谍渡江侦察,得到的消息是金军昨日已经杀马祭天,约定明日渡江了,并且他此时也得知了对面金军的兵力——“时敌兵实四十万,马倍之,宋军才一万八千”。虞允文刚刚布完水军阵型之后,完颜亮便已经派数百艘战船渡江而来,而宋朝军队则在中路“海鳅船”的冲击、侧路戈船的突袭之下几乎将金国战船全部击沉,金国士兵“半死半战”。而此时恰好又有自光州溃败而来的宋朝军队,虞允文命他们手持宋军旗帜,从采石矶山后绕出,让完颜亮误以为是有宋朝大军来援。随后,宋朝军队又开始以劲弩射击。金国水军在损失四千余人之后开始撤退,而完颜亮则恼羞成怒,将这些败下阵来的士兵全部处死(敌兵不死于江者,亮悉敲杀之,怒其不出江也)。渡江不成,完颜亮只得放弃采石矶,帅军前往瓜州。

图片 7

采石矶大捷是宋朝反抗金国入侵中少有的大胜,彻底打破了完颜亮吞并南宋的幻想,这场战争在宋孝宗时期被录入“中兴以来十三处战功”之中。而当时的名将刘锜在见到虞允文之后,拉着他的手说:“朝廷养兵三十年,一技不施,而大功乃出一儒生,我辈愧死矣!”一位儒生拯救了危难之中的南宋,也难怪毛主席夸他是“千古一人”了,而虞允文之所以能够立下这么大的功劳,应该就是源自于他的爱国热忱吧!

回答:

虞允文能够留名史册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主持了采石之战。

可喜的是,虞允文凭借此役的重大影响而名扬后世,远超诸多前辈及同僚,甚至自己的君主,成为了“以少胜多”战役、“力挽狂澜”等等名词的经典例子。

图片 8

可叹的是,虞允文一般为人所知,仅限于此役。你如果问大部分知晓“虞允文”这个名字的人,他有什么成就,估计除了能说出“采石之战”这几个字以外,也只能挤“抗金”、“爱国”之类的词汇了。

比较有意思的是,许多人喜欢称虞允文为“名将”。但就我个人而言,不认为虞允文是名将,更喜欢称他为名臣,或者说是文臣掌兵者、文臣督师者,他本人自采石一役外,也几乎未再亲自指挥过军队。反倒是在四川时,虞允文以勤练锐卒为务,当然,这是另一说了。

关于宋人以及后世史家对采石一役的评价,颇有过夸之处:

  1. 昔赤壁一胜而三国势成,淮淝一胜而南北势定。允文采石之功,宋事转危为安,实系乎此。(脱脱、阿鲁图等《宋史》)

  2. 古今水战,采石比赤壁尤奇且难。周瑜主将,而允文书生也;瑜握重兵,而允文空拳也;瑜有孔明为犄角,而允文只手也。(明人丘濬评)

  3. 虞雍公战伐之奇,妙算之策,忠烈义勇,为南宋第一,与张魏公相上下。(杨慎《太史升庵文集》)

当然,还有一位伟大元勋的评点“伟哉虞公,千古一人”。总之,从某种意义上说,采石之战被过分夸大,甚至与淝水之战、赤壁之战相提及(当然,到底合不合适相提并论可以另做讨论),虞允文也被越级拔擢,成为南宋一个时期的抗争代表,这与韩世忠大仪镇之战被拔高也有一定相似之处。

图片 9

不过,虞允文被后人铭记,也不是没有理由的。就像开禧北伐之中,宋军的腐败昏聩令人咋舌,然而,勇将毕再遇的“异军突起”却像一片黑暗中唯一的一抹光亮,闪耀在这个昏沉苟且的时代中,所以,毕再遇肯定会,也应该被拔高。

就拿现今对明星的偶像崇拜一样,为什么有稳定的“人设”(当然,我相信也有很多人并没有人设),就是因为他们最需要一种持续的、长久的吸引力,来一次次稳固“粉丝”群体对他们的喜爱。

而把这个似乎不搭噶的例子套用到虞允文身上,就是想说:初识史书中的虞允文,是因为采石之战,但真正能让人真心喜爱甚至研究“虞允文”这个人(或者说是史料中的虞允文),靠的可不止是采石之战。

至少就我来说,初次惊艳的是虞允文以一介书生指挥弱宋兵卒大破金军,之后持续让我产生对虞允文兴趣的,是虞允文一生的事迹:出使金国的预见、采石之战的勇于担当,宣抚地方时的坚持抗争,拜相后的拔擢、凝聚贤才及整顿国政,出督四川时的厉兵秣马。

虞允文在他的时代,并不是唯一的抗争派,但他在一个时代里,确实成为了一个独特的存在。

图片 10

正如《宋史》所说:“(虞允文)早以文学致身台阁,晚际时艰,出入将相垂二十年,孜孜忠勤无二焉。”

虞允文的一生,是一种人格,一种理想与时代的抗争,正是他的担当,让他与岳飞、毕再遇、孟珙、文天祥诸人并肩,成为了整个士人阶层的先驱者,昏暗时代下的闪闪光亮,足以照耀整个王朝,流芳百世。

回答:

白面书生虞允文,他指挥了关系南宋国运的“采石之战”而名扬天下。虞允文一战成名。毛泽东在评价这段历史时,特意批注:“伟哉虞公,千古一人。
图片 11
”虞允文在采石之战之前,默默无为,官职是中书舍人,十足的文官。而他的对手,则是大名鼎鼎的金国皇帝完颜亮。史称“海陵王”。本来没有多大机会当上皇帝的完颜亮,他是金太祖庶长子完颜宗干的第二个儿子。他一贯结党营私,野心勃勃,窥视皇位。在金熙宗登上帝位后,金国内部发生互相残杀的政变。金兀术在政变中受到金熙宗重用。金兀术大开杀戒,铲除异己。巩固了自己的地位,掌握了军政大权,成了金国最有实力的人物。金兀术死后,派系斗争并没有停止。金熙宗对此豪无对策,以致于更加多疑。经常因为小事滥杀大臣。朝中人人自危。有一个人趁此时蠢蠢欲动。这个人就是完颜亮。
图片 12
完颜亮利用群臣的恐惧和不满,与几位大臣密谋,又收买了金熙宗贴身护卫等人,在宋绍兴十九年十二月的一天夜里,完颜亮等人闯进皇宫,杀死了在位十四年的金熙宗。完颜亮自立为帝,又杀了熙宗的许多亲近大臣。完颜亮向往南宋繁华,一直有吞并之心。公元1161年九月,经过多年经心准备,完颜亮御驾亲征,发兵四十万,号称六十万人,分四路进攻南宋。此次侵宋,金国内部大都反对,完颜亮杀了反对的太后徒单氏,太医祁宰等人,激起了金国上下的普便不满,人心浮动。导致了完颜亮日后被杀的祸根。
图片 13
宋金战争全面暴发,南宋起用老将刘琦担负江淮防线的抗金重任。南宋淮西主帅王权不战而逃。南宋临安一片慌乱。宋高宗吓得要乘船入海避敌。宰相陈伯康坚决反对,宋高宗才下定了抗战的决心。任命了一帮文官主持抗战大局。这其中就有虞允文。公元1161年十一月,金军攻下淮南,直抵长江,准备从采石渡江。采石宋军主帅李显忠还没有到任,群龙无首。一万八千多人无人指挥。而长江北岸,金军漫山遍野,兵戈耀眼,宋军都心生畏惧。就在这关键时刻,虞允文出其不意的登上历史的舞台。虞允文,四川人,官宦子弟。四十五岁才中进士。个子高,长相威武。南宋立国,靠的就是长江天险。完颜亮已经准备渡江。虞允文看宋军没有主帅,就自告奋勇,主动担负起抗金的重任。虞允文做了战前动员,激励部下。命令各部骑兵列在江岸不动。水军船队分列东西,一对驻守中流。其余埋伏在小港。金军的每条船上坐了密密麻麻的人,人挤得都无法动弹。成了宋军的靶子。宋军人少,船体灵活。宋军以强弓射击金军,船上的金兵大多被射死。有少部分金兵已进至长江南岸,虞允文亲临前线指挥,宋军与金军展开激战。金军渡江不利,但人多势重,完颜亮亲自督阵,双方一直僵持到天黑。金军以旧无法渡江。此时,有三百从其它战场溃败的宋军被虞允文收陇,虞允文发给他们旗鼓兵械,让他们从后山转出来,一路大声呐喊,摇旗擂鼓,虚张声势。金军以为宋军的援军赶到 ,开始退兵。虞允文命士兵们用强弩射击,金兵大败。虞允文在第二天,派水师进攻长江北岸的杨林渡口,再次打败金军。烧毁金军渡江的战船。成功的阻击了金军渡江的步伐。这就是著名采石大战。采石大战是南宋唯一的一次击败金军渡江的的战役。在宋金战争史上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。
图片 14
完颜亮在渡江失败后,金国发生政变,金世宗即位。完颜亮在行军途中被手下大将暗杀。采石之战后,虞允文名动天下。宋高宗称他为“裴度”,当即任命他为兵部尚书。充江,淮,荆,襄路宣抚副使。不久之后,又任川陕宣谕使。宋孝宗上台后,虞允文被任命为宰相。公元1172年,虞允文被派到四川整军备战。虞允文在四川日夜奔忙,积劳成疾,在公元1174病死在任上。时年六十四岁。
图片 15虞允文死后,宋孝宗看到虞允文给他留下的全部是精兵,动情不已。宋孝宗下诏,赠虞允文太傅,赐谥号“忠肃”。虞允文胸怀大志,立志收复中原,他为官二十几年,忠于国事,是朝中最坚决的主战派。他举贤任能,推荐提拔了许多有才能的人。虞允文死后,对宋孝宗的打击很大,失去最有力的支持者。朝中大多数人都反战主和。使宋孝宗失去了收复中原的斗志,从此不提北伐。

回答:

虞允文是拯救南宋帝国的英雄。

这事要从完颜亮的南侵说起。当年宋高宗以牺牲岳飞与国家尊严的双重代价,摇尾乞怜换来二十年的“和平”。然而,到宋高宗晚年,金人还是差点要了他的命。

绍兴三十一年(1161年),金帝完颜亮大举南侵,动用的兵力多达六十万人,在千里战线上发起进攻,声势之浩大,为宋金战争以来所仅有。

名将刘锜被任命为东线防区长官,虽然他雄心壮志,欲重写二十年前顺昌大捷的奇迹,老病缠身的他喊出了“取重阳日到京师”的豪言壮语,然而奇迹却不再重演。刘锜试图自江阴北渡淮河,出击失利,继而其左翼的王权不战而弃庐州。金帝完颜亮兵分两路,自己率主力南下,进抵长江沿线的采石;另一路十万大军破滁州、占真州,直逼扬州。被宋高宗寄于厚望的刘锜被迫弃扬州,退守瓜洲,不久瓜洲又告失陷,刘锜只得再退镇江,与金军隔江对峙。

南宋的长江防线已危在旦夕。

高宗皇帝得悉完颜亮即将率大军渡江的消息后,面如土色,他的第一个念头,还是逃跑。皇帝急着召开群臣会议,商议避难于海上的事宜。时任左相的陈康伯认为在此危机关头,圣驾绝不可逃避,否则大势去矣,并力劝高宗亲征,以鼓舞士气。高宗遂下诏由叶义问巡视江淮兵马,虞允文为参谋军事。

虞允文乃是进士出身,一介书生,不想此去后,竟然不可思议地为南宋帝国立下卓著的战功,令所有人跌破眼镜。

当时完颜亮已准备从采石(安徽当涂西北)南渡长江。倘若金人渡江成功,后果不堪设想。驻守采石的南宋将领王权在之前的一系统战斗中,屡战屡败,被朝廷解除兵权。朝廷打算以李显忠接管王权的部队,在李显忠抵达之前,先由虞允文前往采石犒师。

图片 16

当虞允文到了采石时,发现情况大大不妙。金人在对岸已集结四十万大军,随时可能渡江。而此时采石的南宋守军群龙无首,前任长官王权被调走,续任长官李显忠还未到。更可怕的是,此时的守军全无斗志,毫无军纪章法,如同一盘散沙,三三五五一群,解鞍束甲于路旁。这样的军队岂能挡得住敌人渡江呢?

事不宜迟,必须马上行动起来!

虞允文把所有将士召集起来,总共还有一万八千人,马数百匹。虞允文在诸将士面前慷慨陈辞,勉以忠义,并指着所带来的犒军物品道:“金帛、告命皆在此,以待有功。”这些将士多是爱国志士,只是因为前任统领王权无能,遂导致军心涣散,如今见这位参谋军事挑起重担,纷纷表示道:“今既有主,请死战。”

这时有人对虞允文说:“公受命犒师,不受命督战,倘有人背后说公的坏话,公难辞其咎。”这是告诫他,您别越权了,指挥作战不是您的事。虞允文听罢大怒,斥责道:“危及社稷,吾将安避。”正是有像虞允文这样的忠义之士,南宋虽有宋高宗这个投降皇帝,还能坚持下来。

虞允文亲自到江滨督战,见江北已筑起一座高台,上面坐着一人,正是金帝完颜亮。此时宋军谍报人员带来准确的情报:金兵将于第二天渡江,先渡江者赏黄金一两。虞允文马上布阵,他令骑兵、步兵列阵于江岸,把水师分为五队,一队驻守中流,两队分驻左、右两侧,另两队船则埋伏于小港内,作为机动部队。

不久后,只见对岸高台之上,金帝完颜亮挥动小红旗,金兵的渡江开始了。数百艘船浩浩荡荡驶过来,尽管宋军水师在江面阻击,但江面宽阔,仍有七十余艘敌船冲过江登陆。在敌人的猛攻下,宋军防线稍稍后退。虞允文见势不妙,驰入阵中,勉励宋军统制时俊说:“汝胆略闻四方,立阵后则儿女子耳。”时俊听罢,当即挥舞双刀,身先士卒,奋勇前驱,遏制住金兵的攻势。

与此同时,江中激战正酣。宋军水师在船只性能上要优越于敌军,所用的船称为海鳅船,采取冲撞战术,犁沉敌船无数。采石矶水战一直打开天黑,此时金船损失过半,仍然不肯退却。在战斗关键时刻,正好有一支从江州溃败的宋军逃到采石,虞允文乘机将其招来,授予旗鼓,命他们从后山出,摇旗擂鼓。金人大恐,还当是宋军援兵已到,遂无心恋战,调转船头逃去。虞允文又命水师以强弓劲弩尾追射击,大败金兵。

这就是宋金战争的转折一战:采石大捷。

图片 17

金帝完颜亮在采石大败后,知道在这里无法渡江,遂移师瓜州。不久后,李显忠赴任,虞允文判断金兵将从瓜洲强渡长江,而与瓜洲相望的京口守备薄弱,他自告奋勇前往京口(镇江),并向李显忠借兵一万六千人,加强京口守备。到了镇江后,虞允文去看望正在休病中的老将刘锜。刘锜对这位胆识俱优的书生大加赞赏,称赞道:“疾何必问!朝廷养兵三十年,大功乃出书生手。”

恰好在这个时候,金帝完颜亮接到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。金国后院起火,时为东京留守的完颜褒国内空虚之机,发动政变,自立为金国皇帝(金世宗)。得悉东京政变后,完颜亮欲加快摆平南方战事,下令三日渡江,后渡者斩。在经历采石之败后,金兵要在三日内渡江,已明显是不可能的任务。在完颜亮的高压政策下,部将耶律元宜等人发动兵变,干掉完颜亮,金兵遂全线退兵北返。

南宋侥幸躲过一劫,倘若没有虞允文在采石之战中力挫金人渡江,后果不堪设想。虞允文一介文人,在国家危亡关头,挺身而出,成为帝国的拯救者。

战后,虞允文先后担任川陕宣谕使,四川宣抚使等,一直当到帝国宰相。宋孝宗把恢复中原的希望寄托于虞允文身上,他曾经对虞允文说:“靖康之耻,当与丞相共雪之。”可见他对虞允文之器重。为了实现收复中原的理想,虞允文于乾道九年(1173年)又一次出任四川宣抚使,为出兵中原作准备。可惜的是,造化弄人。虞允文因积劳成疾,病逝于任上。

虞允文算是幸运的人,他以一介文人而为国家建不朽之功,甚至得以跻身历史名将之列,官至宰相,功显于当日,名扬于后来。伟大领袖毛主席曾这样评价虞允文:“伟哉虞公,千古一人。”

回答:

在南宋时期,有一位名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,但是这位名将含恨离世,他被冤枉,不过后来也为他平反了,在他死了之后,他的仇人就跪在他的坟墓面前。后来,有人做了一尊铜像,也是陷害他之人跪地的铜像,这个人就是岳飞。那你知道吗?在那个年代,有一个能够和岳飞平起平坐的人,甚至可以和岳飞相提并论,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虞允文。

图片 18

他可不是一位将士,而是一个文学者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文人,他却创造了战争奇迹,如果不是他的话,就不会有采石矶之战,也不会让南宋继续存活将近一百多年了。当时,岳飞虽然特别的厉害,可他还是没能够完成使命,就离开了这个人世。在他那个时期,出现了一个少年,名字叫做虞允文。

图片 19

他是四川人,七岁的时候就能够读很多的经书,后来就考上了进士,但他一直都在学士院,没有太多的名号,也没有做过什么事情。就这样,到了后来发生战争的时候,才有了他的用途。那个时候是采石矶之战,原本所派的主帅是李显忠,可是李显忠却没敢上任,虞允文作为同派去的参谋,就只能够自己担这样的重任了。

图片 20

可是他却没有兵权,也没有打过仗,那么他该如何去带领这些士兵打仗呢?他肯定不能够做一个纸上谈兵的人,要有真实才学,并且讲出战争的原因和战术才可以。因此,他就靠自己手中的粮饷,先调动军人。要让军人知道,赏罚分明才行。

图片 21

再者,虞允文虽然不知道该如何作战,可是他却明白如何动员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他顺利的调动了手下近2万的士兵,可是他们要面对的却是20多万人的敌军。就在这个时候,虞允文看过地形,他决定要采取水中作战。要知道水中作战,可是宋朝占领绝对的优势。宋朝虽然不是特别的厉害,可南宋时期,他们的物资一点都不会缺乏,尤其是战船。

图片 22

到了打斗的时候,南宋的人全部都在战舰上,可是敌人却没有那么多的水中装备。因此,他们在战舰上面布满了各种火炮,轻松的就把那些陆地上的人都给杀了。紧接着,敌方也想要采取一定的行动,可最终还是没能成功,就在这种折腾之下,敌方反而内部矛盾越来越激烈,最终导致再也不和谐,无法团结作战。

而虞允文就创造了这个奇迹,他等到了战争的胜利,虽然他是一个书生,可就在他的带领之下,才完成了岳飞都没能够完成的事情。

回答:

虞允文人生最出彩的时刻莫过于采石之战。

绍兴三十一年(公元1161年)十月初九,金主完颜亮率军从寿春渡过淮河,负责淮西防务的建康府驻劄御前诸军都统制王权当夜弃庐州南逃,使得金军在淮西如入无人之境。在这种情况下,十九日,宋高宗命知枢密院事叶义问督视江淮军马,中书舍人兼直学士院虞允文参谋军事。两天后,叶义问等人辞行,宋高宗夸赞虞允文“洞达军事”。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虞允文虽然是个文官,但在用兵方面也是做过功课的。

同一天,王权自和州渡江逃至东采石,军民纷纷骂他“不战误国”。二十二日,完颜亮攻陷和州,进至江北的西采石,准备自杨林渡渡江,下令搜集船只,为此耽误了半个月。十一月初六,叶义问到达建康,传旨罢去王权都统制职务,派虞允文前往芜湖督促新任建康府驻劄诸军都统制李显忠赴任,并顺道慰问采石诸军。

当时传言金军不日渡江,人心惶惶。初八,完颜亮擂鼓聚兵,准备渡江。虞允文在离采石还有十几里的时候,就已听到江北鼓声震天,随从劝他赶紧逃命。虞允文没有听从,而是飞奔采石。这时王权已经离开,宋军一盘散沙,就等着金军打过来就退命。虞允文将几个统制叫在一块,点验尚有军队一万八千人,战马数百匹。

宋军中下层军官和普通士兵也并不全是懦弱之辈,只因主将无能,才落得这般田地。虞允文一番讲话将人心聚集在一起,然后调派人马。虞允文和建康府驻劄御前游弈军统制张振、前军统制时俊、护圣军统制王琪等沿江列阵,防备金军登岸,战船与江中截击。

很快,金军船只已从江北而来,宋军海鳅船将其船队冲成两半。金军优势尽失,本就不善水战,造的船移动时又很不灵活,陷入混乱之中。江上、岸上宋军弓弩齐发,船中金军死伤惨重,侥幸逃回去的几个也被完颜亮杀死,渡江宣告失败。

第二天,完颜亮再次下令登船渡江。虞允文和水军统制盛新率战船主动出击,金军一看纷纷弃船上岸,宋军停泊在江心,仍然以弓弩扫射船上和岸上的金军,迫使完颜亮撤离渡口,剩下的船只被宋军烧得一干二净。

是为采石之战,一场典型的防御战。若无虞允文,金军势必渡江,宋高宗恐怕要二次航海了。此战过后,虞允文的声望迅速上升。

比如《金史-本纪第五》里海陵王的传记中,写完他南征的胜利之后,就写到了瓜洲兵变,对于采石矶之败完全不提。在金国将领乌延浦卢浑的传记里,仅提到完颜亮强行命令部队在采石矶过江,损失两个猛安及其部属。

图片 23

金国自己的记载对于海陵王的失败就有非常多的保留

但是顺昌大战的强大影响力,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。当时被困在燕山的宋朝使者洪浩,也听闻了顺昌战役的消息。在写给宋朝的密信就表示:此战对金人的震动很大,他们甚至一度产生了回到燕山以北的想法。

虽然这一说法不免有美言之嫌,却体现了金人统治核心亦对此战有了解。若干年后,完颜亮南下时曾经询问宋朝诸将的情况。他每报一个宋将名字,下面就有一金将表示能迎战。但是报到刘錡的名字时,下面无一人敢应。最后是完颜亮自问自答,表示他亲自和刘錡较量。所以,由于顺昌等战役的胜利,刘錡在金人心目中地位很高。除了顺昌之战,没有第二个战役能起此番效果。

由此观之,宋方的胜仗记录主要来自于自己的材料,但缺乏对方材料的佐证。对于某些没有其他材料证明,但又无法被证伪的技术性细节和夸张叙述,写史者和读史者当然可以保持怀疑的态度。但依旧不能武断下结论,一口咬定某事件存在或者不存在。采石之战则因为金人较少提及,而很容易遭到后人的质疑。

图片 24

顺昌之战对于金国的震撼非常大

战争亲历者的夸张

图片 25

虞允文在采石之战后的捷报就开始了水分注入

虽然普通士兵不能留下自己的声音,但是作为战斗的一线参与者,某些将领会写战报给皇帝,方便给自己和部下邀功请赏,顺便安定朝野人心。

比如在采石矶之战,虞允文作为皇帝犒军的使节,临时承担起指挥军队的责任。在指挥一帮民兵和溃军,击退了少量以汉人为主力的金军先头部队。他在《沿江军事扎子三篇》中详细写了自己如何构造反登陆工事--壕堑,上阵鼓励胆怯的士兵,打造战舰的情况。他的奏折就成了战役的第一手资料。他的叙述版本经过一番流传,最后被编写宋史的脱脱等人采纳,所以人们倾向于相信采石矶之战是宋朝大胜。

图片 26

虞允文其实并没有在真正的一线指挥(请大家无视图中的大炮)

但是在这一书写过程中,历史已经开始失真了。时人就指出了虞允文奏报里,有相当多的夸大之处。比如基层武官,从义郎赵甡之在《中兴遗史》里提到虞允文虚报战功的问题。

首先是参战人数与战果的问题。宋方全军的参战总兵力,很多史书采用的数据是18000人。但是这是当时采石江段宋军防线的总人数,而采石之战的具体参战人数是远少于这个数字的。

对于宋军在南岸的歼敌人数,赵牲之通过初步计算表示怀疑。虞允文说宋军歼灭了登陆南岸的7艘金国船只,一共歼敌2700人。按照这个比例,那么每艘船要搭载金军近400人。然而宋朝水师运载量最大的船只---马船,都运载不了400人。金人所用的渡江船只,大都是临时强拆民居打造的平底沙船。这些船结构不稳、做工极差。为了保证船只机动性,根本办不到一艘船一次运400人。

图片 27

即便是宋朝的大船都不可能一次载满200士兵

结合当时的实战惯例,一艘小沙船需要20名划桨手驱动,而且只能搭载5-7名射手的编制。那么第一波登陆南岸的金人,根本就不会有2700人之众。经过推算和考察战场,赵牲之给出的采石之战歼敌人数是500-600人。《金史-乌延普卢浑传》记载的数目是损失猛安2人,部下200多人。考虑到金人对于失败的回避和《中兴遗史》的考证,总而言之,采石之战的南岸登陆战,金人伤亡绝对不会过千。

对于虞允文鼓励宋将时俊,并在阵中许诺收他当义子的行为,赵牲之也采访了当地官员、士兵、民夫和僧尼所作。指出虞允文没有走进战阵中督战。抚摸宋将时俊的背部鼓励他,却站在附近山上的峨眉台远远督战,而且观战时手不停打颤。这一记载,也与参战的宋军水军统制盛新的墓志铭记载相吻合。当时虞允文是登山观战,日落时分宣布收兵。可见赵甡之的怀疑不无道理。

图片 28

采石之战中渡江的金军数量并不算多

虞允文在奏折里自述,第一天激战后,他指挥民夫在采石修建百丈长的壕堑和堤防,防止金人夜袭。赵甡之对此相当怀疑。他亲自考察过战场地形之后发现,采石江岸地形很不平整,地形崎岖。当他问道虞允文派人挖沟的情形时,当地人直接笑话道:一天激战之后,民夫踏船之后感到十分疲惫,根本不可能有体力精力,从事繁重的劳动。而且采石江岸根本就挖不了长堤和深沟啊,怕是虞宰相自己在文章里挖的吧。

在采石之战前,叶义问在镇江府附近江滩挖沟,还在沟后面设置鹿砦。结果被当地村民笑话为肉食者鄙,还不如吃糟糠的小民有常识。夜间江水涨潮,木寨都会被水卷走。可见所谓的布置鹿砦在当时的条件下可行性不太高。同时代的陆游在《入蜀记》中也提到,采石矶江段两岸多山地的地形,间接核实了赵甡之的记载。

图片 29

今日的采石之战旧战场

此外,虞允文还有很多记载的自相矛盾之处。他在《沿江军事第一扎子》里写过,完颜亮指挥数百艘船只渡江。但又在《论江上事宜书》说,金军在和洲江面一共只有一百余艘船。这种虚报战绩的行为,经常让阅读者不知所措。但当时的长江因为冬季水位较低,而且江面较窄,根本容纳不下数百艘船同时停泊在江岸。

最后,赵甡之进一步他合理地质疑了虞允文的战场描述。比如第二天在杨林江口的追击战中,宋军用神臂弓、克敌弓射杀金军,“数万金军应弦而倒”。他以军官的职业素养,从实战角度狠狠驳斥。如果真的是一瞬间有万人应弦而倒,那不知道要多少张神臂弓和克敌弓,才能办到。但是当时杨林河口很窄小。因为江水浅,所以金军进入长江的船只不多,宋军在江面上也只有数十条船。

图片 30

宋朝步兵的投射部队比例一直是偏高的

按照虞允文比较靠谱的版本,金人全军一共只有百艘船只。按照当时的编制,金军的小船仅能载20人,大者载50人。就算金军所有船只都是较大的沙船,百余艘船至多只能搭载5000人。所以宋军就是箭无虚发,也根本不可能一瞬间射死过万人。

所以采石之战的胜利虽然重要,但绝对没有赤壁之战和淝水之战那么传奇。这一胜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金人内乱在先,从而没有继续南下而达成的均势格局。南宋人罗大经客观评价道:采石之战的金军如果不是完颜亮急躁,后方发声政变而引发兵变,其实很难被驱逐,北虏在撤军时纪律严明,没有一人叛逃。这样的军队难道容易战胜吗?

图片 31

没有金国的内乱 采石之战恐怕就不会打的如此轻松了

作者的同僚与门生的诗文夸张

图片 32

宋朝的文人对于同僚与门生的事迹也经常做夸大处理

取胜之后,将领的同僚门生等文人会把历史变成文学,进一步传播夸大。虽然虞允文本人做了安抚人心的有限夸张,但是他的门生和同僚们,却开始为老师的胜利添油加醋,大肆鼓吹。

在各个夸张版本中,最有文采的是杨万里的《宋故左丞相节度使雍国公赠太师谥忠肃虞公神道碑》。他把恩师的战功翻了若干倍。虞允文报告俘虏女真兵30人,被他夸大为500人。虞允文写的是金军前锋7艘船靠岸,他乘以十倍,夸大成了70艘船靠岸。虞允文生擒了2个千户,杨万里大笔一挥,成了5个。最后,虞允文已经夸大的灭敌人数是2700人,到了大诗人的笔下成了4700人,还补充说江面上金人伤亡过万,可以说真是老师的好学生了。

除了为尊者讳的传统,古代文人对于数字缺乏概念。诗词歌赋中经常用千-万-三-九等虚指数词。到了描述战况的文献里,依旧不改这种习惯。不经意间大笔一挥,就将一些规模有限的胜仗,神化成史诗大捷,并以诗词歌赋的高雅形势广为流传。

图片 33

每一次宋军的艰苦取胜 都会被夸大为吊打

名将后代的发展情况

图片 34

南宋初年 扛起抗金大旗的绝非岳飞一个

名将后代的家世,也会影响祖先们在后世的影响力。在南宋初年,几个主要将领因为战功和名望,得到了驻防地百姓不同程度的拥护。这些拥护,无疑影响了他们在民间的知名度。

例如在岳飞死后的20余年,宋孝宗顺应朝野要求,恢复了他的名望和爵位。1170年,宋孝宗亲自为鄂州岳飞庙题匾额,并在1204年追封岳飞为鄂王。到了1224年,宋理宗改岳飞的谥号为忠武。每次南宋国防压力大赠,或者主战派当朝的时代,岳飞和其他已故宋朝将领,以及古代汉族名将的身份地位就会升级。这也促成了民间对于岳飞的崇拜。

图片 35

岳飞的遭遇就是典型的 活不养死厚葬

与朝廷封赏相对应,岳飞的后人岳珂也写了著名的平反之作《鄂国金陀粹编》,体现了孝子慈孙对于祖辈的美言。所以对祖先的功劳有神话和夸大成分。而在民间,神话岳飞的活动则因为朝廷平反与文人宣传而开展。直到南宋末年的抗金抗蒙时期,在岳飞战斗、驻扎过的荆湖地区,百姓几乎家家挂着岳飞画像,每年遥祭岳飞。

在长江上游的四川,虽然吴阶和吴璘兄弟战功赫赫,不亚于刘錡与岳飞等人,却被后人败坏了名声。在开禧北伐期间,四川宣抚副使吴曦表面上响应抗敌号召,但实际上派门客与金人联络,要求金人封其为蜀王。不仅消极抵抗,隐瞒将士战功,还在宋军抵抗期间引导金军穿过山地险道,包围宋军。最后放任金军攻陷战略要地大散关。

1207年,吴曦正式称王,接受王印后。甚至一度准备接受女真习俗,剃发易服,结果在蜀中引发了军民的普遍抵制。最后吴家兄弟和他们的心腹被爱国将士发动政变诛杀。吴氏子孙被迁出蜀地,剩下的吴氏族人也被剥夺官爵。由于吴曦建立伪政权的叛变行为,吴阶、吴璘兄弟抗金积累的名望被毁于一旦,在民间的地位一落千丈。时人将叛变与张邦昌、刘豫的行为相提并论。加之四川是南北政权拉锯较量的前锋,新崛起的抗敌名将自然会接替吴氏家族,成为民众崇拜的偶像了。

图片 36

四川的吴氏兄弟 因为后人的缘故而被降级

民间文学的造势

图片 37

抗日神剧的思维源头在宋朝时候就有了

其实民间文学和通俗文化,才是影响多数人历史观的因素。今天泛滥的抗日神剧,其源头之一就是宋金宋辽战争的小说。岳飞等人成了民间文学里不折不扣的抗金奇侠,并以这样的形象留在人们的脑海当中。这些作品大都包括了敌强我弱的力量对比却可以翻云覆雨,智近乎妖的将领,还有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的强敌。

虽然相隔数百年之久,但是抗日神剧和抗金抗辽小说的本质是相同的。和正史相比,民间文学更像是基于正史的同人作品。除了保留了重要人物的姓名,以及重大历史事件的情节之外,出于吸引听众的目的,作者们进行了各种神奇的自由发挥。

图片 38

《说岳全传》就是古代版的抗日奇侠片

比如在《说岳全传》里,宋军几乎没有守城战役,激烈的开封攻防战也没有出现。也就是说,宋军完全不考虑守城选项,默认与金军次次野战。小说里的宋军远程部队和近战部队,比例十分离谱。经常是1-2万步骑兵配1-2百弩手。这一配置足以令历史上处于巅峰时代的蒙古、契丹和女真人也自愧不如。岳飞命令部将去操练钩镰枪和藤牌,结果只用了一天就像点技能树一样升级完毕。第三天就能如剁菜杀瓜一样大破拐子马。

民间传说的另一特点是进一步加剧人物知名度的差异。由于民间传说的特点是塑造一些“箭垛式人物”,他们会如箭靶吸引箭矢一般,吸收其他历史人物的功绩,以便作家为鲜明人物打造经典情节。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就属于典型的“箭垛式人物”。岳飞被大肆宣扬的代价,就是其他抗金名将知名度的降低。比如击败金国重甲部队的战术,似乎成了岳飞一学就会的技能。小说里完全不提历史上吴氏兄弟和刘錡等人的浴血奋战。这种将历史平面化的作品厚此薄彼,给广大人民以岳飞一人撑起抗金大业的认知偏差。

图片 39

《三国演义》里的诸葛亮 就是典型的箭垛式人物

民间作品的另一个特点是为了商业护推,帮助同行增加收听量,会主动响应受众已有的知识结构。《说岳全传》里还不停地出现《水浒传》里梁山好汉的后代,帮助岳家军杀敌。比如大刀关胜的儿子关铃出马作战,阮氏三雄的后人阮良将完颜兀术騙上船后生擒等等。这样的历史小说,离历史记载的距离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图片 40

水浒英雄的后裔 出现在岳飞麾下是怎样的奇特景象

集体心态中的受害者意识

图片 41

受害者心态并不会因为物质基础而有根本性改变

其实说到底,有什么样的受众就有什么样的作品。作家的创作和观众的心态是互为前提的。从古代的抗金小说到今天的抗日神剧,能够有巨大的市场,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国人的集体记忆中有很普遍的受害者心态。

例如《三国演义》就遵循了当时尊刘贬曹的群体心态。为了照顾这一受众情绪,作者里有意夸大赵子龙单骑救阿斗的情节。通过夸大整体失败中的局部胜利,来平衡尊刘读者的心理。同样在宋朝对外战争的小说中,因为宋朝在宋金战争中的获胜次数较少,所以愤愤不平的鼓吹者必然会对少数胜利大肆吹捧。

图片 42

赵云在长坂坡之战的被神话 就是为了平衡需要

到了现代,物质贫穷的改善也不足以治愈精神贫困。综合国力的崛起,也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相当多的国人因为宋朝与明朝灭亡,以及近代百年屈辱史积累下的创伤心理。所以不难理解,为什么总有人从故纸堆中扣边角料,做成换汤不换药的新菜。

从吹捧两面三刀的暴虐者冉闵,到神化宋朝与明朝的对外战绩,莫不如此。真实的历史中,宋明对外作战的少数胜利,一定要大书特书。无能者的“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”,也能轻易得到很多人的追捧。

图片 43

受害者心里与扁平化的思维禁锢是分不开关系的

长期浸染在这类无脑煽情文中的受众,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解除了很多自主思考的武器。当任何事情从现实转换成信仰,那么就会开启不接受反驳模式。一旦面对真实的信息流冲击,在思维层面受到控制的人群,便会想方设法的捍卫玻璃心般的“自尊”。只要发现一处笔误和偏差,就足以拿来当做否定全部的制胜法宝。至于全局性的思考,则根本不予启动。

毕竟,连消费都开始降级了,自主思维这种高成本模式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由酷游电竞官网发布于国际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南陈大臣虞允文为何能名垂青史,如何神化一场

关键词: 酷游电竞官网